反倾销措施会导致澳洲葡萄酒在华销售遭受打击

11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下称"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59号公告,公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相关葡萄酒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并决定采取临时反倾销措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最高比例为212.1%的保证金。

业内认为,年前是国内葡萄酒销售的主要旺季,澳大利亚葡萄酒在华销售将遭到打击。

通知显示,调查机关初步认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自2020年11月28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被调查产品时,应依据本初裁决定所确定的各公司的保证金比率,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

今年8月18日,商务部发布公告称,正式启动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中酒协提交的反倾销调查申请显示,2015年以来,澳大利亚申请调查产品的进口“量增价跌”行为非常明显,受到进口冲击,我国葡萄酒产业的市场空间遭到了严重挤压,生产经营状况急剧恶化。

中酒协葡萄酒分会27日表示,对于商务部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决表示支持和欢迎。

记者注意到,本次裁决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影响最大的是保证金制度。

在公布的保证金比例清单上看到,保证金税率并非一刀切,其中澳大利亚最大的酒商富邑集团保证金比例为169.3%;由中国资本和澳洲当地华裔共同投资的天鹅酿酒有限公司保证金率最低为107.1%;张裕(000869.SZ)此前收购的歌浓酒庄保证金率为160.6%,而其他澳大利亚公司的税率为212.1%。

根据计算公式来看,保证金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从价计征,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保证金征收比率)×(1+进口环节增值税税率),也就是说1瓶进口价格为100元的葡萄酒,最高要缴纳(100元×212.1%)×(1+13%)=239.673元的保证金

在业内看来,这一变化对于进口澳大利亚酒较少的企业影响较小,比如张裕,本身歌浓酒庄占其销售收入比例较少,上半年歌浓酒庄销售额为1892.9万元,净利润为89万元,但对于专门经营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公司影响巨大。

上海云酒仓CEO张海啸告诉记者,保证金属于要付出的真金白银,如果澳大利亚的酒厂不愿意缴纳,就需要国内进口商来承担,但保证金金额巨大,且后续情况包括是否会退款、何时退款都不得而知,进口商本身资金就不宽裕,估计不会有人敢轻易尝试。

中国也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重要市场之一,根据此前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公布的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2019-2020财年报告,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出口值仅下降了1%,至28.4亿澳元,中国市场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的进口市场,进口额增长了0.7%,至11亿澳元。

但天津葡萄酒进口商王生表示,按照葡萄酒销售的特点,目前是元旦和春季旺季的主要备货期,初步裁定后,进口商为规避风险,也会减少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转而进口法国等其他国家的葡萄酒来代替。

深圳智德葡萄酒营销总经理王德惠表示,初步裁定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例如成本上升,压力加大,未来不确定性风险依然存在。因此,所有做澳洲酒的企业要思考如何进行战略调整,同时,做其他国家的进口商也要考虑未来可能的风险,整个进口葡萄酒行业或许都会变得比较谨慎一些。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