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利葡萄酒酿造格局的八大主要趋势

智利曾被誉为葡萄酒世界的“沃尔沃”,如今已成为世界上最充满魅力的酿酒国家之一。得益于可以追溯到16世纪的酿酒历史和新世界葡萄酒国家的宽松环境,智利的酿酒师们已经确定了哪些品种适合在哪些地区发展,现在正专注于对产品进行精炼和微调。

为了紧跟智利葡萄酒快速变化的步伐,The Drink Business总结了正在塑造智利葡萄酒酿造格局的八大主要趋势。

趋势一:高端化

智利葡萄酒行业最大的共同目标是在全球推广其优质葡萄酒,摆脱其“物美价廉”的葡萄酒酿酒国形象。智利葡萄酒协会对此很重视,自2018年以来,它只推广零售价超过每瓶10英镑的葡萄酒。而这一举措确实取得了成效,去年智利葡萄酒在中国内地的销售额增长了20%,在美国、日本、韩国和香港的销售额也出现了明显增长。

受到冠状病毒扩散的影响,消费者在这个动荡时期缩减支出,冠状病毒危机无疑给经济的持续增长带来了冲击。但智利葡萄酒协会的商务总监Angelica Valenzuela认为,从长期来看,智利的优质葡萄酒将有利于该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长期以来,智利葡萄酒一直被视为高性价比的选择。业内人士认为,生产商应该专注于酿造更高质量的葡萄酒,并向世界传达这一信息。智利葡萄酒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更好地向消费者传达其在顶级葡萄酒领域的信誉,并建立起智利作为全球优质葡萄酒生产国之一的声誉。

趋势二:可持续性

目前,可持续发展是所有智利葡萄酒生产商关注的焦点。“可持续发展是智利前进的方向,酿酒厂需要共同推广他们的绿色证书。智利政府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智利葡萄酒协会主席Aurelio Montes说。十年前,该组织发布了行业可持续发展守则,如今,代表着80%瓶装葡萄酒出口的76家酒厂获得了可持续发展认证。

智利VSPT葡萄酒集团长期以来在可持续生产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其目标是在2030年前减少葡萄酒酒瓶和包装材料使用的数量和重量,使其100%可重复使用、可回收或可堆肥化。

为了鼓励消费者对VSPT的酒瓶进行回收利用,该公司将在其所有标签上注明回收说明。作为“国际酒庄气候行动”的成员,该组织最近发起了一个名为“南方事业”的活动,倡导日常饮用有机葡萄酒,通过向非政府组织Glaciares Chilenos捐款,支持保护巴塔哥尼亚的智利冰川。

趋势三:有机

日益增长的健康饮酒趋势推动了智利有机葡萄酒的销售。柯诺苏(Cono Sur)的有机葡萄酒系列目前在Sainsbury 's的销量增长了50%,这类葡萄酒尤其受到25-44岁有环保意识的消费者的欢迎。该系列今年在英国推出,在加拿大和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大获成功。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柯诺苏酒庄增加了其有机葡萄园。酒庄的酿酒师Matías Ríos认为,“有机”是智利葡萄酒的未来。“有机葡萄酒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受欢迎,最终你会得到更高质量、更平衡的葡萄酒。”

这个国家的另一个有机先驱是智利桃乐丝酒庄(Miguel Torres Chile)。在注意到消费者对有机葡萄酒越来越感兴趣后,庄园开始在标签上更着重宣传自己的资质。总经理Jaime Valderrama表示,过去他们常常羞于宣传其的有机产品,但现在,酒庄所有的葡萄酒都打上了有机的标签,并在包装上更加突出了这一字眼。

“消费者对有机葡萄酒越来越感兴趣,也越来越好奇自己吃的食物来自哪里。与此同时,有机葡萄酒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更容易理解。”

趋势四:南部潜力突显

随着全球变暖的威胁日益加剧,以及智利北部和中部持续存在的水资源问题,酿酒师正在逐渐南下。有业内人士认为,智利的酿酒未来在南方。酿酒师们将去到一个新世界,向更远的南方移动,生产消费者所钟情的更新鲜的葡萄酒。在过去的十年里,酿酒师们一直在伊塔塔(Itata)、比奥比奥(Bío Bío)、马勒科(Malleco)和奥索尔诺(Osorno)等地区种植葡萄酒,随着世界变暖和水库干涸,它们将成为越来越有活力的酿酒地点。

趋势五:起泡酒崛起

智利南部地区显示出促进葡萄酒生产的巨大潜力,越来越多的生产商在奥索尔诺等地区种植葡萄,以生产高端起泡酒。

白银酒庄(Casa Silva)的营销总监Thomas Wilkins曾在2018年告诉The Drink Business,在此之前,智利没有其他起泡酒产区。未来的奥索尔诺将是高端的起泡酒产区。

柯诺苏(Cono Sur)选择卡萨布兰卡山谷(Casablanca Valley)作为其高端起泡酒Centinela的产地,这是一种用霞多丽酿制的白葡萄酒。这种起泡酒在智利国内和日本成熟的起泡酒市场都卖得很好。酿酒师Matias Rios表示,他们希望它能与香槟和英国起泡酒在高端市场竞争。

趋势六:古老葡萄品种复兴

在过去几十年里,智利一直在向未知的酿酒领域推进,做出新的尝试。与此同时,酿酒商们也一直在从过去的酿酒实践和祖传品种中寻找灵感,以此作为一种重新连接其根源的方式。直到1985年,智利种植的葡萄藤中有44%是派斯(Pais)。尽管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初,这种常用的葡萄已经不再流行,但近年来,派斯葡萄又开始复兴,尤其是在伊塔塔。

位于圣地亚哥以南400公里处的伊塔正以派斯(Pais)、森索(Cinsault)和马斯喀特(Muscat)等祖传葡萄酒引领着葡萄酒品种的复兴,并已成为令人兴奋的智利葡萄酒的产地。该地区的最小干预方式吸引了酒侍和独立商人的注意,他们渴望发掘智利更狂野的一面。

趋势七:团队协作,加大推广

意识到数量上的优势,智利的酿酒师们一直在组建团队,以推广特定地区的葡萄酒、葡萄品种和生产方法。引领这一趋势的是Movi,它成立于2009年,旨在支持小型、独立的葡萄酒商。两年后,Vigno成立了。这是一个推广来自莫尔的老葡萄佳丽酿(Carignan)的协会,现在拥有17个会员,包括Emiliana和Garage Wine Co.。

此后,Movi和Vigno又加入了Vinas del Valle de San Antonio的行列,这是一个由莱达(Leyda)的8家酒庄组成的协会,旨在促进气候凉爽的沿海葡萄酒和旅游业的发展。最近,成员们正在研究河谷内不同分区的土壤差异,通过绘制出其微区划,创造出“智利勃艮第”。

趋势八:微调赤霞珠

虽然老葡萄派斯和莫尔佳丽酿常常占据新闻头条,但智利最成功同时也是最赚钱的葡萄品种是赤霞珠。赤霞珠占智利葡萄藤种植面积的30%左右,不到4.2万公顷。19世纪,这种葡萄首次在智利种植。在过去的30年里,葡萄生产者已经为这种葡萄在阿特迈坡(Alto Maipo)制定了顶级的风土条件。

智利葡萄酒协会正在进行一个项目,对19世纪种植的马萨(massal)精选赤霞珠葡萄藤进行“清洁”,以复活一些古老的葡萄品种。桑塔丽塔酒庄(Santa Rita)也在致力于分离和清洁部分老藤材料。该项目包括选择健康的葡萄树,在实验室对它们进行分析,然后进行试种。“要让这些葡萄藤存活下来,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是一个拯救我们遗产的长期项目,”卡门酒庄(Carmen)的酿酒师艾米丽·福克纳Emily Faulconer说。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