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即将迎来葡萄采摘季

再有一个月,宁夏贺兰山东麓将迎来葡萄采摘季。

而在1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怪石嶙峋的荒滩。如今,贺兰山东麓的葡萄酒产业正成为宁夏扩大开放、结构调整、转型发展、促农增收的重要产业,书写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实践。

杨宝华“跨界”

2014年以前,杨宝华没有种过葡萄,更不曾酿过酒。2019年年底,他已是年产3万瓶葡萄酒的企业家。

7月11日,位于贺兰县金山实验区的宁夏旭域金山酒庄,工人正在进行内部装修。葡萄种植基地里,果农们抹芽、疏枝、打杈,手法娴熟。杨宝华在施工现场和种植基地两头跑,为今年的收获和酒庄建设忙活。

宁夏贺兰山东麓的狭长地带曾是荒芜的代名词。随着一株株葡萄树在这里生根发芽连接成片,这里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优质酿酒葡萄种植加工基地。2014年,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声名鹊起,酿酒葡萄产业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发力点之一,建立金山实验区的规划被提上日程。

杨宝华得到这一信息时,已在第三方和移动便民支付领域经营得风生水起。“是时候转型了。”看好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前景,他萌发了租地种植酿酒葡萄的想法。做为土生土长的宁夏人,杨宝华坚信自己遇到了最难得的发展机遇:“宁夏贺兰山东麓是业界公认的世界上最适合种植酿酒葡萄和生产高端葡萄酒的黄金地带之一,这几年宁夏葡萄酒产业快速崛起,我们需要的只是借势起舞。”

他租赁土地400亩,于2014年种下300亩葡萄苗。3年耕耘,一朝收获。2017年秋,杨宝华收获了首批用自家葡萄酿出的1万瓶葡萄酒,“这是这片土地馈赠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名气越来越大

2019年底,杨宝华动工兴建酒庄,“当初种植时,我特意空下了100亩地,计划盖酒庄、发展葡萄酒文化旅游”。

今年春季,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杨宝华的节奏,有人劝他:“现在,你还建酒庄?”杨宝华心里有一本账,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名气越来越大,在国内外葡萄酒大赛上,获奖数占中国葡萄酒获奖总数的60%以上。一个产业,只要坚持走品质化、品牌化的路子,一定会成功。

宁夏酒庄酒最早的生产模式发端于2004年。那时,王朝、张裕、长城及国际著名的葡萄酒生产商保乐力加、轩尼诗等企业相继进驻贺兰山东麓。如今,这里已是中国真正意义上与国际标准接轨、以全产业链理念建设的酒庄酒产区。

2019年,宁夏酒庄达211家,其中建成92家,在建119家;年产葡萄酒1.3亿瓶,产品远销德国、法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酒庄接待游客突破60万人次,综合产值达261亿元。来自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青铜峡市、吴忠市红寺堡区、同心县、贺兰县的6家企业申报审核,新建5家酒庄、扩建1家酒庄,预计总投资2.5亿元以上,葡萄酒产能增加2000吨以上。

踏上高质量发展大道

从种植试验区到酒庄投资热,在历经试验示范、快速扩张、品质提升、稳定成长等一系列蜕变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正迈入高质量品牌化发展的重要阶段。

回顾来路,致力于葡萄酒行业研究10多年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研究员赵世华感叹道:“一个产业的崛起,实质上是一个政府和企业互动的过程,一个互相学习、合作推动制度和商业模式创新的过程。贺兰山东麓作为葡萄酒行业中的年轻产区,已表现出其成为资本投入热土的一面,资本的进入势必会带来技术和设备的更新,进而进一步提高产区葡萄酒的品质。”

“我们将继续以生态环境修复治理作为明确的发展方向,打造中国的葡萄酒文化、创造中国的葡萄酒品牌。”对于未来,杨宝华充满期许。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