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量营收双降,长城葡萄酒却提出独立上市

产量、营收步入“双降”状态,此时的葡萄酒企业几乎全新亏损。然而,今年年初,中粮酒业董事长、总经理王浩却透露,以长城葡萄酒和中粮名庄荟为主的葡萄酒业务将独立上市。葡萄酒市场如此萎靡,却偏偏要此时提出上市,中粮究竟是怎么想的?

运营商财经网也试图揭示中粮酒业及长城葡萄酒的上市梦想。

中粮接手后首次提出独立上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长城葡萄酒和中粮名庄荟分别为中粮酒业的国产葡萄酒和进口酒业务版块。2017年之前,这两个品牌都曾经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食品旗下的业务。当时,这两个业务分处于不同的子公司,在经营上也是相对独立的。

而2017年10月,长城葡萄酒的老东家中国食品宣布,出售持有的包括长城葡萄酒在内的全部酒品类业务及其它非饮料业务,交易价格为50.69亿港元。

接盘的为中粮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中国食品(控股)有限公司,随后中粮酒业完成股权重组,酒类业务的股权整合到了中粮酒业投资有限公司旗下,长城葡萄酒最终划分到了中粮酒业。

“卖身”两年以后,这是中粮首次提出长城葡萄酒要独立上市。

只不过市场方面,国产葡萄酒正处于低谷期,据统计,14家国产葡萄酒上市公司中,三季度营收超过10亿的仅有张裕一家。长城葡萄酒此时宣布上市,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好时机。

对比茅台提出“红色国酒”却遭行业抵制

有意思的是, 2018年以来,长城葡萄酒对标茅台,正式提出了“红色国酒”的宣传政策。

运营商财经网对比双方业绩后发现,根据长城葡萄酒2018年公布的20亿营收,其营收不及茅台的1/30,实力相差实在过于悬殊。

值得关注的是,红色国酒”战略的推出还遭到了业内反对。有行业人士认为,无论是从历史悠久、销售业绩、市场份额还是世界影响力来看,“国酒”二字长城葡萄酒还无法升任。

营收长期低迷、亏损严重

而从营收数据来看,一直以来,长城葡萄酒的业绩也不亮眼。根据中国食品此前的财报,截至2017年6月,中国食品以长城葡萄酒为核心的国内葡萄酒业务连续亏损长达30个月。

其中,2015年、2016年,中国食品葡萄酒业务除税前亏损分别为2.41亿港元、1.67亿港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扩大至4.09亿港元。

为了打破业绩长期低迷状态,长城葡萄酒在2017年11月淘汰了407个SKU,2018年7月再度砍掉163个。

三年时间里,长城砍掉了近九成SKU,才换来了2018年全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与老对手张裕差距明显 赶超不容易

反观老对手,张裕葡萄酒,在2015-2017年张裕葡萄酒营收分别为46.49亿元、47.17亿元、49.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03亿元、9.82亿元、10.03亿元。

即使被中粮接手后,长城葡萄酒仍无法与张裕相抗衡。虽然长城并未公布2019年的具体营收和利润情况,但参照长城葡萄酒目标为超越35亿,未来达到50亿规模。

而这个数字,张裕在2018年营收便已达到51亿元,归母净利润超10亿元。由此看来,双方的差距实在不小。长城若想赶超张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外,长城葡萄酒去年还遭受了一场风波不小的主管落马事件。曾带领长城葡萄酒走出低迷、实现转亏为盈的中粮长城葡萄酒总经理李士祎被免职,其主导的长城葡萄酒改革也蒙上了一层阴霾。

综上来看,外部环境上,葡萄酒市场整体不乐观;内部环境上,改制重组新战略尚未明朗,此时上市,上市企业的估值水平可能会被压低。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