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锐减,葡萄酒市场面临洗牌

8月12日下午,一场葡萄酒品鉴会在开元大酒店举行,来自近30家不同企业的负责人受邀参加。品鉴会上,葡萄牙环球酒业亚洲市场经理Pedro向大家介绍了葡萄牙各葡萄酒产区的情况,以及如何品鉴一款葡萄酒。“类似的品鉴会我们今年差不多一个月会举办一次,这样的频率比以往高多了,今年的淡季特别明显,我们需要更加深耕细作。”宁波铂汯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陈亚君说。

来自宁波海关的数据,今年1-7月,宁波口岸进口葡萄酒2143.1万升,同比减少18.8%,价值6.3亿元,同比减少12.5%。这是宁波口岸葡萄酒进口自2015年连续几年高增长以后,首次出现的明显回落。

连续高增长以后的下滑

熟悉的人都称呼陈亚君为“小黑”,因为她皮肤有点黑。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她,在进口葡萄酒行业已经工作了整整十年,自己成立公司,则是去年7月的事情。“我感受最明显的是,前几年我们进口的红酒基本不需要主动销售,政府采购、企业团购加一些稳定的经销商渠道,就能保持良好的势头。现在自己出来做了,发现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维持市场份额。”

来自宁波海关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至2018年,宁波口岸进口葡萄酒保持了连续高增长,但2018年增幅开始放缓,今年上半年则出现下滑。

全国性的数据走势更加明显。在经历2015-2017年进口金额和总量连续双位数增长后,2018年,市场开始收缩,进口数量7.2亿升,同比下滑8.95%,进口金额35.4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1%。2019年,下滑更明显。上半年,全国性的进口金额同比下滑约20%。与此同时,全国进口瓶装酒企业在今年上半年锐减了35%,说明行业洗牌形势严峻。

葡萄酒智情机构(WineIntelligence)发布的《2019年全球葡萄酒指南》(GlobalCompass2019)报告显示,5年来进口葡萄酒首次出现持续下滑现象的中国,排名从前五下滑到第六位。根据葡萄酒智情机构的报告,目前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葡萄酒市场前五名分别是: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荷兰。

“今年春节以后确实感觉到明显下滑”。宁波空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红酒中心负责人蒋炜、宁波布加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冬挺,都这样告诉记者。

“小黑”觉得自己心态挺好的,在她看来,葡萄酒除了是一种商品,本身所含有的文化和艺术气息,也很吸引她。铂汯目前的销售还比较稳定,不过小黑说,进口葡萄酒这几年价格下滑比较厉害,和三五年前相比,同样的葡萄酒,市场价差不多下降了30%,进口商的利润率至少下滑了50%。

品牌化精品化趋势显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进口葡萄酒今年的形势一方面与宏观经济有关,但更主要的还是葡萄酒行业在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后,进入了瓶颈期。在此之前,很多进口商、经销商只是跟随行业红利赚钱,很少思考商业模式以及下一步怎么做。传统的模式下,销售主要依靠渠道利润驱动,终端销售以团购等关系销售为主,渠道大于品牌。这样的模式导致大量参差不齐的产品被压进渠道,普通消费者无从选择。与此同时,大量品牌辨识度不高的产品,在市场上进行价格战,也让进口商日子难过。这也倒逼葡萄酒市场品牌化、精品化。

据“小黑”介绍,这两年,价格在100-300元之间的精品酒份额开始提升,人们开始追求品质更好、更有故事的酒,原来很便宜的红酒比例开始下降,尽管这一部分的量还是最大的。“我们12日品酒会上品的葡萄牙帕莱斯特,就是一款精品酒,在国内是独家代理,由空港物流有限公司2009年引进,这么多年市场一直很稳定,接下来,我们希望通过一些推广,提升其市场份额。”

今年1-7月宁波口岸的数据显示,尽管数量和金额都在减少,但金额减少的幅度低于数量减少的幅度,也说明进口葡萄酒的单价在提升。

市场趋于品牌化的一个表现是奔富。拥有奔富品牌的澳洲酒业巨头富邑集团,2019年半年报收入15.1亿澳元,同比增长16%,在中国市场带动下,亚洲市场大增32.4%。富邑在中国的品牌运营商,如酒易酩庄运营的奔富MAX等,也增长迅速。

有声音认为,上一阶段进口葡萄酒的大量涌入促进了消费市场的成熟,品牌化则将是下一阶段增长的关键,市场表现不会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当然,品牌化之后的模仿与假冒,也是商家担心的一个问题,但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据了解,目前国内葡萄酒消费市场规模约为800亿元,相比于白酒5300多亿的市场规模,差距很大。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