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对福建葡萄酒市场造成双重打击

福建是中国葡萄酒主销市场之一,但是疫情却对这个葡萄酒消费重镇造成了双重打击。

一方面,宴席市场是福建葡萄酒的主销渠道之一,三个多月宴席停摆让很多酒商生意归零;另一方面,福建是中国出口企业聚集地,全球疫情的持续导致出口企业生意停摆,企业对葡萄酒的需求也大幅缩水。

宴席是最大的痛

“福建的宴席量特别大,特别是泉州、福清、长乐一带,婚宴、寿宴一般都要做三天。正式的宴席很多都办几十上百桌,在这之前的两天,主办方还会与亲朋好友聚饮。办这种宴席,一次性拿货量在30-50箱很正常。”福州沐恩酒业总经理吴启华说。

“宴席渠道对我们福建各地的经销商都很重要。而今由于疫情,宴席一直无法进行,对他们的影响巨大。”他说。

福建莆田的酒商也正在遭遇同样问题。佰城商贸销售总监庄祚茂介绍到:每年正月,莆田人都要闹元宵,用酒量特别大。另外,由于莆田很多人是在外地工作,他们春节回来的这15日内,婚宴、寿宴等各类宴席均会集中举办。而今年,这样的盛景则不存在了。

“莆田的宴席由于集中在春节期间举办,一些人一天都要喝好几顿。” 厦门丰德酒业总经理武永磊告诉WBO,“很多宴席就在乡镇里、厂里举办,动辄上百桌,葡萄酒都是几十箱的购买。因此这类宴席都是各个商家重点进攻的对象。”

“然而,今年就春节前的宴席正常举办了,大年初一到十五则都损失掉了,而这期间以往都是最热闹的时期。”武永磊称。

福建酒盈香平价酒仓连锁创始人程升则表示:合作的经销商反馈,疫情期间宴席已取消了500场,部分延期、而像生日宴一类的则彻底取消。这对我们的销售带来了直接性影响。

出口型企业的危机带来二次伤害

出口企业的葡萄酒消费同样不容乐观。庄祚茂介绍到:莆田的外贸企业中,鞋类生产企业较多。据我了解,他们3月份刚刚复工,结果一周左右又把员工全部遣散回去了,据说再次复工的时间是6-7月。

程升曾参股一家工艺品出口公司,据他介绍:目前美国、意大利与西班牙订单不是暂停就是取消掉。

“我们接触的一些出口型企业,以往都需要很多商务接待用酒。而今,很多类似企业都处于停工的状态,只给员工发原工资的20%-30%的基本生活费,企业处于自保的状态,更不可能喝酒。”吴启华介绍。

吴启华说:福建某大型玻璃生产商已经降薪,可能还有一轮裁员计划。这家企业的几个部门跟我有业务往来,他们的招待用酒采购如今全部都砍掉了。

武永磊则表示:去年贸易战对中小型出口企业影响很大。那时他们就降低了葡萄酒的采购量、消费量,如今的新冠疫情,则是雪上加霜。

二批商无法出货,价格体系能否扛住?

仅仅是出口企业的停摆,就导致庄祚茂在疫情期间的出货量暴跌了40%。但他表示:最严重的,还是二批商无法出货。

“市面上的葡萄酒库存巨大,春节采购的货物都出不了。更严重的是,许多做宴席市场的商家还有巨大的大瓶饮料库存,由于宴席停摆而无法出货,而饮料则面临过期的风险。”他说,“经销商不仅不会拿货,还会低价甩货,回笼现金渡过危机。这导致一些人去拿市场上更便宜的货,不仅影响了我的生意,还影响了葡萄酒的价格体系。”

庄祚茂指出:莆田的宴席还跟其他地方不同。在大部分城市,婚宴暂时不能举办,解禁以后就会恢复。但由于莆田许多商人初一十五过后就会离开,即便要补办,也只能等到下一个春节了。这对以宴席为主渠道的商家带来了严重影响。

程升则指出:我们葡萄酒的销售收入同比损失了80%以上。

吴启华表示:宴席的停摆,以及出口企业遭受打击,影响最大的还是中低端葡萄酒。现在,市场上的欧盟餐酒出现了大规模的甩货浪潮。一些中低端澳洲酒也出现了价格倒挂的情况。

“但甩货是没用的,因为没有人接盘。如今,低端葡萄酒走个人消费都进展缓慢。福建许多出口企业的员工目前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与还贷压力。这让福建中低收入者砍掉了不必要的消费,葡萄酒无疑位列其中。”吴启华表示,“相反,一些名庄和大牌的抗压能力还更强。毕竟,喝这些酒的都是高端人士。”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