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欧洲,美国,澳洲等国葡萄酒市场不乐观

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一个多月后,全球葡萄酒市场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呢?从生产到出口到零售市场,各个环节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欧洲葡萄酒零售市场大幅下降

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总监保罗·罗卡(Pau Roca)指出:在欧洲,酒吧、餐厅等许多重要渠道的关闭或导致葡萄酒的销量减少25%,销售额减少50%。

罗卡指出:如今,主流渠道变为了线上与零售,但总体消费以及消费瓶单价预期下跌,这将打击葡萄酒制造商的营业额和盈利能力。

他补充称:葡萄酒行业今年的萎缩堪比二战结束时。其中,地中海国家将受到最严重的影响,因为它们严重依赖酒吧、餐馆等即饮零售渠道,即使解除封锁措施,旅游业仍将受到限制。

另外,法国农业部长迪迪埃·纪尧姆(Didier Guillaume)在上周四曾表示:“尽管一些国家已经重新开放,但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市场并不会乐观,目前中国的情况就是一个例子。”

美国酒庄平均零售额下降74.5%

类似情况正在美国发生。美国媒体纳帕谷记(Napa Valley Register)的报道指出:由于葡萄酒品鉴室的关闭,绝大多数纳帕谷的酒庄不得不改变售卖葡萄酒的模式。

硅谷银行的创始人、与北部湾葡萄酒产业的会员合作紧密的罗伯·麦克米兰(Rob McMillan)称:品酒室是酒庄的一个绝对重要的零售渠道,创造了一半以上的葡萄酒销售额。

而今,由于品酒室被要求关闭,纳帕谷的酒庄正面临重大危机。一份来自美国酿酒庄协会(Wine America)的调查显示:来自45个州的727个酒庄在3月15日-4月15日期间平均取消了5场以上的活动,以往的同期,酒庄平均欢迎1482名游客,而今平均仅有124名游客。品酒室损失的平均零售额为74.5%。

“渠道正在转变——葡萄酒如今不在酒庄内出售,而在杂货店出售,”麦克米伦说。

澳大利亚与欧盟葡萄酒出口预计下跌,南非颁布出口禁令

以出口为主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也正在遭遇困难。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澳洲葡萄酒的出口额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7%。

2020年1-3月,澳大利亚出口中国大陆地区葡萄酒的总金额下降了14%,3月则同比下降了43%。中国大陆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市场。

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CEO安德烈亚斯·克拉克(Andreas Clark)指出:目前很难判定疫情全球扩散为澳洲葡萄酒出口至其他目的地所带来的影响。

另据饮料洞察力(Drink Insight)官网4月17日报道:因新冠疫情带来的隔离,澳大利亚出口到英国的葡萄酒总金额今年一季度下跌了10%,数量下跌了9%。

新冠疫情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山火、干旱,对2019年份澳大利亚葡萄酒影响第三大的事件。

欧洲葡萄酒的出口形势同样严峻。据迪迪埃·纪尧姆指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葡萄酒市场——欧洲与美国可能减少他们的进口。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葡萄酒出口额高达310.8亿欧元,破了纪录,其中法国的出口额为98亿欧元。

南非酿酒企业则正经历出口禁令。南非合作社治理和传统事务部长恩科萨扎纳·德拉米尼·祖玛(Nkosazana Dlamini-Zuma)在4月16日宣布,禁止南非葡萄酒及烈酒的出口。

此前,南非政府曾颁布过出口禁令,由于业界反对,南非交通部在4月7日曾解除禁令。没想到仅仅过去9天,禁令再次恢复。

生产持续,但产能下降

尽管疫情并未阻止欧美各国酒庄生产,目前北半球各产区的葡萄园维护工作仍可继续。前提是葡萄园工人保持一定间隔距离、充分消毒的前提下进行作业。

有的国家规定:在不用到葡萄园与生产车间工作的情况下,工作人员要在家隔离。然而,这样的情况依然导致不少酒庄的产能受影响。

据美国酒庄协会调查:尽管有85%的酒厂继续生产,但其中有62.3%的产量增速低于正常水平。

新西兰的葡萄酒生产也遭遇疫情影响,缘于疫情的隔离措施减缓了葡萄采摘收获的和酿酒工作的进度。

葡萄牙知名酒庄泰勒斯(Taylor’s)总经理亚德里安•布里奇(Adrian Bridge)日前表示了对2020年份波特酒的担忧:出于我们工人的安全原因,石槽中脚踩葡萄工人之间的空间距离必须加大,这是我们不想要的东西。我们正在快速让旗下酿酒厂机械化。

无疑,社交距离隔离降低了该酒庄的产能,若实现机械化,则需提升成本。

更令人感到悲观的则是酒庄没有收入。由于疫情,生产正在没有收入来源的情况之下进行,并负担所有生产成本,这让不少酒庄主感到悲观。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