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怡园酒庄实现净利润3万元

在中国葡萄酒市场,怡园酒庄是个很特别的存在。经过长年沉淀积累,怡园酒庄的品质实力广为认可,被誉为“国产葡萄酒的骄傲”“每个年份都值得收藏”。

而另一方面,由于规模所限和品牌定位等因素,怡园的市场知名度并不高,故被视为葡萄酒内行的“过滤器”——不知道怡园,就不算“入圈”。

就是这样一家品牌“纯度”极高的酒企,2019财年实现营收7270.9万元,实现净利润3万元。

利润大幅滑坡,怡园被迫“试水”洋酒?

根据怡园酒业的2019财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度售出109.7万瓶酒,实现营收7270.9万元,实现净利润3万元。

2018年,怡园酒业售出122.1万瓶酒,营收为7255.6万元,拥有616.5万元的净利润。

通过对比不难看出,怡园去年的产品销量有所下滑,营收微增,净利润水平则下滑十分明显。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与怡园酒业的一系列战略性布局操作有关。

去年10月11日,怡园酒业完成了对万浩亚洲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收购,为此支出1500万港元。公告显示,这笔交易的目的,是怡园酒业向洋酒市场发起进军。其中万浩亚洲全资子公司福建德熙,便是一家从事威士忌贸易,且具有威士忌酿造能力的公司。

怡园酒业方面表示,公司正在积极筹备该厂的建设工程,预期于2021年初前竣工,本次收购将奠定进军烈酒行业的基础,与集团葡萄酒业务产生互补作用,使集团业务趋向多元化及可持续发展。

在布局洋酒的同时,怡园酒业放缓了葡萄酒扩张的节奏。

资料显示,怡园酒庄原计划投资1580万元,在宁夏青铜峡建造占地约72800平方米的酿酒厂二期工程,2018年,考虑到经营增长放缓等因素,为避免增加投资潜在风险,该工程已暂停。

怡园酒业董事会主席、怡园酒庄庄主陈芳还向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透露,3万元的年度利润表现,还与公司去年股票分配有关,“我们把一部分股票分给了员工,大约有300多万元,不过加上这300多万元,利润仍不算高。”

陈芳还强调,尽管利润表现不佳,但怡园财务状况很健康,“公司零坏账、零负债,而且毛利率一直在提升,这点令我很受鼓舞。”她表示,公司去年的市场费用投入较大,希望通过更大力度的市场建设与开发,实现1000万至2000万的利润表现。

横向对比,怡园酒业业绩“含金量”仍可观

尽管利润水平大幅下滑,但通过横向对比,在国产葡萄酒主流企业当中,怡园酒业仍不失一席之地。

此前,通天酒业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公司去年营收3.33亿元,同比减少约6.2%,净利润亏损81.3万元,相比2018年同期净利亏损365.4万元,亏损额已大幅收窄。

通葡股份(3.570, -0.09, -2.46%)2019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净利润约为预计亏损2500万元至4500万元。其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对原存货中预期销售不佳、临近保质期以及长期滞销的产品,和相关包材计提跌价准备,相关金额在2000万元-3000万元之间。

相比之下,怡园酒业早前的利润表现更具竞争力。创立于1997年的怡园酒业,于2018年6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其2015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835.8万元、1128.5万元、111.4万元、616.5万元。

陈芳表示,怡园酒业在市场高峰期,也有过3000-4000万元的纯利润。利润下滑情况在2016年开始出现,“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冲击1000-2000万元这个区间。”

如果怡园酒业恢复到这个利润水平,相对于其7000万元以上的销售收入,20%以上的利润率,在国产葡萄酒行业已颇具竞争力。

作为国产葡萄酒龙头,张裕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5.26亿元,实现净利7.29亿元,利润约占营收的20.7%。

而根据早前中投顾问所发布的行业分析,到2022年,预计国产葡萄酒总营收将达到724亿元,利润总额达到69.1亿元,整体利润率略低于10%。

可以说,怡园酒业的利润低迷,正是国产葡萄酒整体表现的一个缩影。相对于白酒板块的高利润、强增长,以及啤酒板块的明显回升,国产葡萄酒仍在徘徊中寻找崛起发展之路。

国产葡萄酒“马拉松”怎么跑?

即便在之前的国产葡萄酒景气阶段,大部分酒企仍面临着严峻的经营压力。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国产葡萄酒酒庄的投资,盈利周期在十年以上,或许可能长至二十年,正所谓“做葡萄酒要耐得住寂寞”。

国产葡萄酒的利润压力来自多方面原因,例如产业划分所带来的税费压力,农业优惠政策不能覆盖葡萄酒生产全过程等。随着进口葡萄酒关税不断降低,这种成本压力日益凸显。

另外,生产方式和气候条件的差异,也增加了国产葡萄酒成本。宁夏迦南美地酒庄庄主王芳向云酒头条透露了一个细节:“酒庄用水超出指标也要缴税,因为我们的葡萄园全部都要人工灌溉,当地限制地下水开发使用,所以也会核算一个指标来限制用水,超出核算就要上税。”相比不用人工灌溉、不需要对葡萄藤埋土的国外产区,这都是直接的成本压力。

渠道环节过多,终端加价率高,也阻碍了国产葡萄酒的结构性升级。在欧洲国家,一般酒庄要么是直销市场,要么只有一个中间商环节,在中国,因为市场区域广阔,消费差异度高,葡萄酒从酒庄到消费者手中,往往要经历更多渠道环节,有限的利润水平被进一步分割摊薄。

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低,市场溢价能力弱,同样是导致国产葡萄酒利润难以提高的重要原因。

以上种种,均非一朝一夕就能破解的问题,特别是在2020年的特殊形势影响下,国产葡萄酒大概率将经历一个较长时期的困难期。

正如陈芳所言,国产葡萄酒就像跑马拉松,“我们今天讲的是42公里长跑,而非一两百米的短跑冲刺。你要保持轻松心态,就像边跑步边跟朋友聊天,不仅精神上做好准备,还要有足够现金流支撑前面的路程。”

在这场马拉松长跑中,国产葡萄酒除了坚守“目标”追求,不断沉淀品质和文化优势,也要综合利用产业优势,充分分析市场,通过文旅结合、跨界经营、社群营销等途径,同步提高产业造血能力和市场美誉度,创造良性循环的产业发展新模式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