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葡萄酒实体店尚未恢复去年同期生意水平

4月以来,全国各地陆续复工,各种商店几乎全部开业。WBO一直在关注葡萄酒实体店的状态,其最近情况有没有改变?他们有着哪些困惑?WBO最近采访了中国9家以葡萄酒为主的实体店负责人。

多名酒商表示生意尚未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

广州增城荣葡酒业总经理张家荣称:3月下旬是去年同期销售额的50%。

辽宁美葡精品酒业总经理徐晓童也表示今年3月份的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下降了50%。

“说白了,葡萄酒在小城市依然是商务用酒的属性,当前商务型聚会偏少,老百姓的私人聚会也很少,葡萄酒的消费也因此而减少。”他说。

唐山美度1855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董怀成介绍到:目前唐山的高端餐饮中,许多都未开工。并不是政府不允许开工,而是餐厅自己选择。毕竟,如今没有商务消费的需求,开工还有成本,不如等需求完全恢复以后再开工,把这段时间的亏损赚回来。

在谈到自己3月份的业绩,董怀成表示仅为去年同期的10%,甚至更少。

大型宴席、商务宴请缺位影响动销

“商务聚会尤其少,只是零零星星的,而大型宴席则根本没有,这导致卖葡萄酒比较困难。”广州增城荣葡酒业总经理张家荣分析原因时称。

上海红樽坊的老板周赛蒙告诉WBO:“目前餐厅、经销商、私人客户都在恢复,3月下旬的业绩已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65%-70%,但餐饮渠道恢复相对慢。”

为了拉动餐饮板块,周赛蒙花了一番心思,如与部分高端餐厅一起做活动,把福利直接给到消费者,从而拉动流量。周赛蒙介绍:目前红樽坊联手新荣记做的酒宴已经订满。

但周赛蒙坦言:每个餐厅的情况不一样,日料、西餐比较好,有的甚至已开始排队,源于此类餐厅大多是个体消费。但中餐厅则较为困难,很多类似餐厅是企业消费,而如今商务宴请比较弱。

济南歌琳宝酒行的总经理宋欣宇也有相同的经历,他指出:进入3月以来,团购开始恢复了,开始陆陆续续有订单了,商超也开始有起色,但餐饮市场不是很好。

“我觉得市场是慢加热的情况,人们会比较谨慎,聚会的参与度一定有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宋欣宇说。

深层次原因是整体消费能力

泉州尝尝酒酒酒类专卖店老板王为则认为当前的状况不仅仅是疫情影响那么简单。

“市场的疲软不是因为消费者没有了消费欲望,而是没有了消费能力。”在谈到该问题时,王为说。

王为认为:之前有人说过的报复性消费,如今看来基本不可能发生。葡萄酒在去年下半年就不见得有多好,如今还遭受了一个月的疫情的沉重打击,如今外贸也停了,拿什么报复呢?这是不可能的。

目前,王为的店铺仍处于休克状态。“毕竟,半封闭状态的社区如今根本无法支撑这个定位高端的社区店。”他说。

董怀成介绍到:当前的问题是需求不足。据我了解,唐山很多工厂是复工不复产。毕竟,现在上下游不畅、工业品降价,整个供应链都没有运转起来。大家都很茫然。

徐晓童也指出:除了疫情本身,的确还有这样一个隐性原因——本来东北的经济就不好,疫情则犹如雪上加霜,人们消费起来没有安全感,当然会紧缩。

“一个老客户前几天买了6000元的葡萄酒,要求给一个月账期,以前这个客户从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经济前景不明朗让客户现金流紧张起来。”成都一位葡萄酒专门店老板冯女士告诉WBO。

也有一些“反脆弱”的实体店案例

美国作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其著作《反脆弱》中多次提到,在不确定的世界中寻找确定,并做好随时随地遇到黑天鹅事件时的准备,在这次调查中,WBO发现,葡萄酒实体店行业也有一些反脆弱的案例。

记者采访到杭州小新的酒铺创始人申向云女士时,她正在忙碌中。她表示近期生意很好,有许多老客户购酒。

“我2月份的生意占去年同期1/2,3月占去年同期2/3,这个月可能会超过去年同期,因为这一周我卖的酒可以让我接下来都休息了。”申向云说。

申向云指出:门店所面对的消费群体以私人客户为主,许多都是有质量的中产阶级,他们也没有因疫情而发生大的变化,而是持续消费。

成都逸品酒窖总经理贾培女士也表示3月份的葡萄酒销售还好,前几天有一个客户花费了2万元购买了4件葡萄酒。

“现在已有一些小范围的应酬,葡萄酒开始慢慢动销。而且,或许就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一样,人们经历了灾难,看得更开,更过好每一天。”贾培说。

宋欣宇也表示:我相信4月份的销售会更好,或许能超过去年同期,毕竟,要消费的迟早的会消费。

另外,贾培的门店推出了购买1000送1000,购买10000送10000的活动。酒庄还为此给了一些补贴,她表示这还是第一次。

显然,葡萄酒门店一定要重塑客户结构,除了传统团购客户及单位外,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新型中产阶级这个群体上,放在私人客户上,遇到风险往往就能抵御。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