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南半球葡萄酒行业

在COVID-19全球大流行期间,北半球的葡萄酒庄和酒厂面临着停止接待游客和品酒室关闭以及对葡萄园和酒窖工作的限制,而在南半球的同行们面临着更为艰巨的挑战:采摘收获。

在南非,3月25日Cyril Ramaphosa总统下令所有“非必要”企业停止运营。酒精饮料生产被认为属于无关紧要的生产,政府官员们起初并未将葡萄酒业纳入农业生产。好在由于南非葡萄酒业对禁令的强烈质疑,政府在24小时内改变了决定,称所有的收获和酿造工作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主要农产品生产。

尽管禁令有所改变,南非的葡萄酒销售仍被禁止到4月16日,而政府最近放松了态度,允许葡萄酒出口活动。幸运的是,南非今年的葡萄收获已完成。

在阿根廷,今年干旱和极端高温贯穿了阿根廷的葡萄生长季节,今年成了门多萨(Mendoza)产区有记录以来收获最早的酿季,葡萄园的收获原计划在4月初结束,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将至少要持续到4月中旬。

阿根廷葡萄酒业内人士表示,高温和干旱提高了酒的复杂性,葡萄酒的品质会较高,但由于通货膨胀和高利率并由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估计今年的葡萄酒产业的收入将减少40%。

在智利,4月7日,智利政府宣布对其首都圣地亚哥的部分地区进行预防性检疫,并规定了全国的宵禁要求。尽管某些地区受到限制,但酿酒厂已获准完成收获。在凉爽的沿海地区,有些地区最早已于2月的第一周开始采摘,预计全国的葡萄采摘收获将于4月中旬完成。

智利业内人士认为今年是个好年份,大多数红葡萄酒都表现出了极好的质量,尤其是赤霞珠。但是酿酒厂未来将面临着充满挑战的销售环境。Montes总裁Aurelio Montes说:“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销售将减少20%。” “最糟糕的日子仍将到来,我们将必须做出反应并解决未来出现的一切。”

在澳大利亚,Penfolds的首席酿酒师Peter Gago说:“今年,我们认为澳大利亚各地发生的毁灭性大火和间歇性的高温天气可能会对酿酒造成很大的考验。” 那些躲避过大火和烟雾的酒庄现在正面临着根据疫情的限制禁令进行的收获,由于酒庄停止接待游客和酒庄门店和品酒室的关闭,致使南澳的酒庄将销售的重点放在电话和在线销售上。

在新西兰,酒庄主们认为以往年份最大的威胁是天气,但今年的天气因素只排在了第三位。疫情的隔离措施减缓了葡萄采摘收获的和酿酒工作的进度。这些挑战带来了很多不安。“压力,焦虑和未知,不确定性使一切变得更加复杂,” Allan Scott的酿酒师Josh Scott说,“我通常很乐观,但是周四早晨我很沮丧。我们该如何去买葡萄?我如何让我的工作人员工作?有没有可以卖葡萄酒的地方?”

从好的方面来说,新西兰葡萄酒商报告说今年的葡萄和葡萄酒看起来很不错。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