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温天气会促使葡萄酒价格走高

近日,据澳大利亚当地相关媒体报道:随着炙烤澳大利亚西海岸的严酷热浪天气准备东移,澳大利亚下周或将迎来史上最热的日子。

而就在12月17日,南澳的气温直逼45度,阿德莱德甚至有网友晒出了地表温度超过70度和狗狗被热得无法忍受的图片。以澳大利亚珀斯为例,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热浪侵袭,此前,珀斯从未在12月份,连续两天以上突破40摄氏度高温。

记者询问了相关人士,“12月份本来就是澳洲的高温天气,但今年的情况确实有些让人难以预料。不仅有两个新州本周将迎来热浪,西部最高气温料达摄氏44度,同时悉尼现在正遭受两处山火夹击态势中,是蓝山国家公园以及南边的Kanangra-Boyd国家公园,分别距离悉尼只有200公里左右。不过,消防员进行减灾燃烧时火势失控,多达20座建筑被烧毁。根据新州野外消防局的实时预警,截止到现在,蓝山国家公园附近的山火形势依旧不容乐观,还是大范围起火,这都是造成高温的重要原因。”一位长居阿德莱德的酒商对记者说。

“是的,今年的澳洲,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多灾多难。连着烧了一个多月的山火,硬生生的将昔日最美城市悉尼烧成了人间炼狱。最近,还有一波又一波的热浪登陆澳洲,预计气温将飙升至50度,高温炙烤下,万物都失去了生机,一些产区的酿酒葡萄也在经受着高温的考验。”澳大利亚当地一位酒庄主表示。

如此气候变化将对澳洲葡萄酒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

刚刚从南澳回到中国的ZNNWine珍酿南望直采平台创始人黄彩鑫对记者说:“南澳目前的气候情况还是不错的,早晚都要穿外套,比较凉爽,中午稍微有点热,光照比较强。接下来一周温度会有点高。尽管今年澳大利亚此时的温度比往年高,但从目前来看对明年葡萄产量的影响还不好预判,因为现在葡萄刚刚坐果时间不长,没到转色期,枝叶都已经生长很茂盛。现在绿色的果实重量不大,基本都躲在枝叶里,现阶段的高温和光照影响应该不大,其次,产区的温度比市区的平均温度要低,夜晚温度要低一些,这样可以适当降低葡萄生长的活力。现在还不太清楚未来几个月的温度情况,特别是夏末时候的温度,如果持续高温的话,肯定会对产量和质量会有影响。”

当前,澳洲葡萄酒在中国市场风头正劲,出口额也一路飘红:截至2019年9月底的12个月中,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市场(包括香港和澳门)的出口额持续增长18%,创下12.5亿澳元新高,平均出口额上涨了40%至8.42澳元/升(离岸价)。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出口总额增长了7%至28.9亿澳元,中国市场依然在其中占据强大的份额。

一方面是来自消费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上游生产链条受到不确定因素影响的变化,澳大利亚科研委员会创新酿酒中心(ARC TC-IWP)从事产业科研的葡萄酒科学博士、顾问酿酒师党超在对记者线上分享时分析称:“在澳洲,葡萄种植和酿造是相对劳动密集的产业,所以每年的生产活动和产量基本上决定了生产成本,而不同的操作标准,也就决定了单位面积上葡萄生产成本的差别,比如说河地是一个非常大的产区,在那里一公顷的葡萄园的成本大约能够控制在6000澳币,而产量一般为20多吨;而巴罗萨一个干旱种植的葡萄园的产区,可能它的生产成本就要达到15000澳币,却只能生产两吨葡萄。在澳洲,酿酒葡萄即便是同一个品种,也还是有等级差别的,而这个等级,基本上是由价格来决定的,而价格,基本上就是由市场来决定的。这个价格的差别,基本上可以跟产量成反比,差别在于——水。众所周知,澳洲是个缺水的国家,因此,水作为其中重要的生产因素就影响了生产环节。”

如今受到高温影响,澳洲上游的生产环节会否有变化?

对于大家最为关注的澳洲葡萄酒价格走势,黄彩鑫回应称:“价格是受供需关系影响的,目前中国市场对澳洲入门级产品需求还是很高,加上产量的不确定性,价格肯定不会降,持续走高应该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变化。这也对进口商入门级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建议中国的进口商把竞争力更多放在品牌力的提升而非单纯靠价格竞争,这是抵御价格风险的最好的对策。这两年澳洲酒庄开副牌变得越来越流行,副牌的产品一直可以下沉到南澳大区甚至东南澳的产品,有需求的进口商也可以关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